De la crème.

我爱你 我希望你快乐。
如果你能听见。

博主对绿花情有独钟。

写给艾叶。

正文还在思考世界观。

海是一切的。

行走、踏过、迈步经行。珊瑚丛,小鱼群,浮游生物;气泡,阳光,藻类植物摇摇晃晃。

你走过这条路就会知道其中蕴含多少生命的低语。

呜呜约的和一岚@一岚子er 的cp图终于出来了!有饭吃了啊啊啊啊啊啊啊(一种嗑自己cp的同人女乱叫)

一岚子er:

搞了。

真的没有钱钱叻( ノД`)

杨花落尽子规啼,闻道龙标过五溪。

我寄

不知道活粉有多少。虽然粉丝本来就不多。但是还是想说一下就是。

不会写mcup了除非给朋友做饭。但是也拖得很。现状是写oc和小团体。自己和朋友的同人文。

如果只想看up主真的不用关注我了。。。。而且我会经常推荐刷屏。我在做写文的同人女之前是只吃饭的。只刷不写是常有的事。。。

ooc严重到遮名认不出人的我一律认为你写的是oc。

没孩子可以去买。别偷别人的好吗?

。。我的意思是。。。写不好能不能别写。。而且当做基本无关人物的话是谁都无所谓吧。

辱了。真的。

落。

呼——

呼——



高速运动中的风声仓促而沉重,它裹挟着不自主下落的一道身影,利刃一般撕开皮肤,宁静的蔚蓝世界被打破,血滴被卷进风中,随重力一直往下,有的打在坠落的人都身体上,有的飘散成看不见的微粒,而空间里空无一物代表着没有阻碍,一往无前,在没有尽头也没有目标的状况下。



其实她怎么了呢。她想睁开双眼,却被停不下来的风压住眼皮;她挥舞双手,却什么也碰不到;她感觉到撕裂的疼痛,却无法阻拦;她不知道为什么摆动,于是缩起来抱住双腿蜷成一团。银色发丝乱飘不知道在哪个方向张牙舞爪,不时拍到她的脸上,她额头抵着膝盖,轻轻地安静地试探般睁了睁眼。



与她的处境极其不同的是周围的环境,透过手臂圈起来的空茫处,她看到发着不同颜色光的水母群游过,蓝色、粉色、黄色、他们没有感觉似的穿过她的身体,庞大身体的鲸也是一群群游过,视线暂时充满美丽的蓝色鲸鱼,她突然意识到下落的速度变慢了,凌厉的风也不知何时消失不见,伤口已经快要发现不了,而深海中偏小的鱼类都在往上面凑。



她迟钝地感觉到这是在修补。但是她无法想明白为什么她还能没有障碍地睁开眼,如果不是亲眼看到,她完全不知道这里是海里。她松开手,稍稍伸展开身体,尝试去碰招摇的水草,没有预兆的,她突然踩到了实地。她先站好维持平衡,长时间的下坠使她双腿发软,被拽住的水草就躺在她手心,甚至有迁徙掉队的独鱼来蹭她。



是梦吗?她问自己。



水母群再一次经过,她看入眼中的几种颜色又一次经过,只不过这一次他们朝着她过来,进入半米的距离之后,她不知道是什么原理,柔软的触手转了转变成一只人类的手掌,大小和她的差不多,这只手向她摊开,她蓝色泛金的眼眸突然剧烈的波动,面前已是多了身高相近的一名女孩,微微笑着,灰绿色的瞳孔比她要更加生动,发色鲜艳亮眼,赫然是水母群的大片颜色。



“很累吧?落了那么久。”对方看起来没有介绍的打算,关心她的话语倒是脱口而出。穿着倒是看得出来和她来自同样的地方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也在这个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。她有些警惕,但更多是茫然。



她搭上那只手,感觉到的是温暖和柔软,像这人给她的第一印象,亲和且平缓,似乎没有坏心思的样子。“……是有一点,但我比较好奇你是谁。”问还是要问的,她思考的真的跟不上现在的发展。



“我啊…我是来接替你的。我叫ball。”ball说着,给她递了个wink,很心疼的摸了摸她脸上被风划过的现在已经愈合的伤口。“不用那么辛苦啦,她已经决定交给我了,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放松和休息。”



“是吗……怎么总觉得奇怪。。”

“可是这里很好不是吗~”

“嗯,很好看。”

“那就好好享受啦。”我拉你一把,这样痛苦的时候也不会一点快乐都感受不到啦。

“谢谢你。所以接替是?”

“妹妹你坐船头啊哥哥我岸上走~”ball一蹦一跳,也没顾得上她到底听不听得懂。

“恩~恩~爱~爱——”

“我知道了你别唱了……”她赶忙阻止对方大开歌喉,怀里是ball刚刚强塞进去的一只小水母,蓝色的。








我呢,是来接你的啊。

我也知道你很累。

意思是,可以休息了。